因為很想投稿輔大猴舉辦的"鬼畫連篇"活動,(我每年七月最期待的就是這個了!o(≧▽≦)δ

在努力回想平生所見僅有幾次的微妙事件的同時腦海裡突然出現了這個回憶。

(寫完發現好長喔,還是請入內繼續閱讀吧)

念書時代,我因為家住的遠所以一直住在學生宿舍裡直到畢業前一年才搬出校外,

還記得當年住宿生的安排是以一年級住一樓、二年級住二樓如此類推上去的,

今天要寫的這件事就發生在我新生入學沒多久後的一個晚上…

先說明一下,我們學校由於位在山坡地上校舍與校舍間程階梯狀,

原則上只要站得夠高或是位置夠好視野沒有被校舍擋到,晚上看出去是可以將台中港的夜景盡收眼底的~

而我們宿舍處於校區中間地帶,

雖然當時住的樓層很低沒麼景觀可言,但我記得從走廊底的玻璃門看出去仍可看到一小片還不錯的風景,

從房間到廁所浴室都一定會經過這扇玻璃門,所以我都會習慣有路過就轉頭看一下夜景~

從房間至廁所浴室路線示意圖
宿舍示意圖

宿舍那時都有門禁和熄燈時間(好像是12點),

平常我們都是熄燈就睡了,唯獨那個晚上我突然因為很想上廁所而醒過來,

看看時間好像也才凌晨1、2點…遠方隱約還可以聽到有別寢室的同學仍在打鬧的聲音,

我就也沒多想什麼一個人沒帶眼鏡的就往廁所去了~(沒帶眼鏡的我因為散光很重所以除了大約的輪廓外我只看的到顏色)

回程的路上,我儘管看不見但仍習慣性的往玻璃門方向瞥去,

結果我看到了…原本該是空無一物的玻璃門外…站了一個人形的東西!一個從頭頂到下半身都一樣顏色的人形的東西

它在我望向它的同時似乎也被我嚇了一跳的身體抖了一下…

不過因為我沒帶眼鏡根本看都看不清楚它的模樣更不用說表情還啥的了,

所以當下我的反應就是,當沒看到繼續走回房間上床睡覺XD(現在想想都覺得我那時好勇敢好沒神經



隔天白天,我將這件事當怪談說給了我的室友們聽其實就是想嚇他們

結果當晚我就第一時間被舍監叫去問話了…(這故事告訴我們舍監的眼線真的很多)

舍監整個認定我就是看到了暴露狂,

她一直問我"難道你不會怕不會想叫人嗎?""難道你就不好奇?不會想再去看清楚一點嗎?"balabala…

然後又跟我講了一堆宿舍曾經出現過的暴露狂的歷史…balabala…

聽訓過程中我腦海裡唯一想的只有"我也知道那有可能是暴露狂啊,

但是我沒告訴你的是那一個暴露狂
從頭到腳都是"亮橘色"的啊啊啊啊!!!

誰會在看到一個"亮橘色的人"之後還想再回去看得更仔細一點啦!"

(那個"亮橘色"真的是芬達橘子汽水的亮橘色喔!這個顏色真的讓我這輩子想忘也忘不掉…


當然
這件事不可能講給舍監聽(最好她會相信)所以我到底看到了什麼至今仍是一個謎,

而舍監看我實在沒反應也只能放我回房間,整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唯一造成的影響大概只有那扇玻璃門從此被貼滿了整面的壁報紙再也無法看到外頭囉。

    全站熱搜

    otaku473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